新中知网文化专栏艺海拾贝 → 【推荐赏析】风雪中的小推车


  共有8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

主题:【推荐赏析】风雪中的小推车
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吉无
  1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
等级:版主 帖子:71344 积分:420428 威望:0 精华:12 注册:2013/7/29 18:50:00
【推荐赏析】风雪中的小推车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20/6/27 11:03:00 [只看该作者]

《风雪中的小推车》 作者:贺增玲(山东)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:a9804710-ad70-4b31-a1ce-9f0e807905ac.jpeg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吉无
  2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
等级:版主 帖子:71344 积分:420428 威望:0 精华:12 注册:2013/7/29 18:50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20/6/27 11:06:00 [只看该作者]

风雪弥漫,北风呼啸,天地一片混沌。 肆虐风雪间,一位羸弱的身躯,拉着重重一车烧柴,陡峭崎岖的山路,吃力艰难的攀爬着……那一幕,犹如一帧揪心的底片,永远定格在我生命的记忆深处。 几十年来,每当寒冬霜至,窗外飞雪,我就会情不自禁想起那个风雪黄昏,泪水伴着思念和欠疚夺眶而出。 我的母亲是一位心地善良、勤劳质朴的胶东妇女。她身材瘦小,身高仅有1.56米,体重不足90斤。但童年的苦难,却磨砺出她超人的耐力和刚毅的品格,生活中,无论遇到多少困苦挫折,她从未叹息抱怨过,而是用嬴弱的肩头默默扛起。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随着国家开发大兴安岭林区的进军号角,我家从兴凯湖畔的农垦兵团,搬到了素有“北极村”之称的边陲漠河。当时家庭经济条件十分拮据,父亲每月几十元的工资,既要养家糊口,供我们兄妹3人读书,还要供养远在湘西农村,重病缠身、鳏身一人的大伯父。为了挣钱补贴家用,母亲吃尽了苦,四处找活干,她自己开过豆腐房磨豆腐,养猪,在建筑工地当小工搬砖头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母亲听说林业局医院收购冬天烧炉子取暖用的“柈子”(林区人对烧火材的俗称),因收购价格低廉,条件苛刻,没人愿意送。母亲得知后如获至宝,她从仓房里搬出落叶松自制的,连车辕3米多长笨重的小推车,补好胎,打足气,从此,无论刮风下雪,母亲每天清晨5点钟起床,给家人做好早饭,怀里踹上两个玉米面“窝窝头”,再夹上几块咸菜,和邻居家大婶结伴,冒着零下四、五十度的严寒,顶着大兴安岭数九隆冬晨起笼罩的,隔几步就看不清人踪影凛冽的白烟雾,匆匆上路。每天,母亲来回都要走20多公里的山路,在空旷寂静野兽出没的山林里,趟着没膝深的积雪,寻找倒木枯树,渴了抓把积雪,饿了啃口“窝窝头”。找到倒木,打掉枝杈,锯成4-5米长的圆木,踩着雪窝再一根根扛到路边,装车码垛,驾车翻越好几座山梁送到医院后,还要将倒木锯成一段段一尺多长的圆滚,再用斧子一劈四半,码成一米见方的“柈子”垛,即使这样每车也仅能挣5元钱。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吉无
  3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
等级:版主 帖子:71344 积分:420428 威望:0 精华:12 注册:2013/7/29 18:50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20/6/27 11:07:00 [只看该作者]

每天傍晚母亲归来,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浸的透湿,眉毛、两鬓和围裹的头巾上,挂满了哈气凝结的白霜,棉裤腿棉鞋里,被灌进去的积雪溻的精湿。母亲体质虚弱,从小在山东老家就常生病,去“北大荒”支边那些年,也出了许多力,看着身单力薄每况愈下的母亲,整日为我们这个家拼命地操劳,透支着生命,我们兄妹3人都非常心疼,极力劝阻母亲不要再上山干活,每次母亲总是笑着应答,第二天我们上学后,她依旧步履蹒跚地出现在蜿延起伏的山路上。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吉无
  4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
等级:版主 帖子:71344 积分:420428 威望:0 精华:12 注册:2013/7/29 18:50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20/6/27 11:08:00 [只看该作者]

那是一个暴雪肆虐、北风怒号的黄昏,我和哥哥放学后便等在医院门口,准备帮母亲卸车锯“柈子”,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母亲踪影。此时天幕渐黑,鹅毛大雪越下越大,顷刻已辨不清山峦村舍东南西北,我们兄妹急了,顶着呼啸的北风,沿着溜滑的山路寻找母亲。翻过两道山粱,眼前的情景让我惊呆了,混沌夜幕下,一个瘦小的身影,拉着重重一车烧柴,猫腰驾辕沿着崎岖陡峭的山道,一步步艰难地攀挪着,雪片从头到脚裹狭着母亲,由于是重载,又是上坡道,辕套深深勒在母亲肩膀里,母亲的头和身子几乎贴近了地面,我一阵撕心裂肺揪心的痛,急步冲下山峦,从母亲手里接过辕套,拼命地拉呀拉,那一刻,我在心底暗暗发誓,将来一定要挣好多好多的钱,让母亲不再吃苦受罪,衣食无忧地过几天舒心快乐的日子,让她老人家晚年好好享享清福。然尔未曾料到,积劳成疾的母亲,没能等到这一天,便过早抛下我们撒手人寰。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吉无
  5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
等级:版主 帖子:71344 积分:420428 威望:0 精华:12 注册:2013/7/29 18:50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20/6/27 11:09:00 [只看该作者]

“子欲养,而亲不待!” 噩耗传来,我肝肠寸断,悲痛欲绝。我坐飞机倒火车,星夜驰聘赶回家中,能做的也仅仅是为思念我不肯闭眼的母亲合上双眼…… 母亲啊,您这一生活的太辛苦,太短暂;您走的太突然,太揪心,太牵挂,您留给女儿的是无尽的泪水与思念,是太多的欠疚与遗憾。如果能阴阳倒转,时光倒流,母亲,女儿愿用自己的生命换回您的复活;如果有来生,女儿情愿变牛做马,替您换回轻松一生。

 回到顶部
美女呀,离线,留言给我吧!
吉无
  6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
等级:版主 帖子:71344 积分:420428 威望:0 精华:12 注册:2013/7/29 18:50:00
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20/6/27 11:11:00 [只看该作者]

【作者简介】贺增玲,祖籍湖南邵东,1962年9月出生。上世纪八十代初开始新闻写作和文学创作,山东省威海市作协会员,曾任《威海铁道报》编辑。先后在《人民日报》、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人民铁道报》、《大众日报》、《黑龙江日报》、《黑龙江青年》、《黑龙江农垦报》、《大兴安岭日报》、《大兴安岭晚报》、《威海日报》、《威海晚报》、《威海文艺》等主流报刊杂志,发表诸多新闻、散文、报告文学等作品。

 回到顶部